主页 | 常见问题 | 网站索引 | 建议邮箱 | 咨询 | 站内搜索
    观点信息
杨明洪: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可有大为
发布日期:2016/4/21  点击次数:1384

 

 

 

4月12日下午,西藏吉隆口岸迎来了历史上首批从该口岸入境的持团体签证的尼泊尔旅客。图为尼泊尔旅客正在排队等候检查通关。胡俊浩摄

  作为历史上南方丝绸之路、唐蕃古道、茶马古道的重要参与者,西藏如今提出了共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这是西藏主动对接“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而提出的扩大对内对外开放的举措。笔者认为,无论从边疆经济学的理论来看,还是从西藏当前的发展基础来看,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建设都前景可期,且可有大为。

  “边缘区”可以成为核心区”

  绵延数千公里的喜马拉雅山脉,是西藏与南亚次大陆的天然界山,也是中国与印度、尼泊尔、不丹、巴基斯坦等国的天然国界。

  在古典经济学理论中,“边界”是市场空间的障碍,因为它使边界两侧的经济联系在空间上和时间上的距离加大,进而加大交易成本。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经济全球化、区域一体化,国内市场的重要性降低,经济学家们逐渐改变了对“边界”的看法,认为“边界”还有“中介效应”:口岸城市由于具有便捷的可达性和低成本,使得其在与外国的市场联系中更具有吸引力。从事国际贸易的企业,更有可能向国家边境地区迁移。

  经济学家们认为,在开放经济的条件下,边境地区从过去的“边缘区”转变为“核心区”,并在边界适当开放和其他政策催化下,能够形成一个跨境的边疆经济合作带。

  边疆经济学的理论,预示着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有一个美好的前景:

  我国提出了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以及“中尼印经济走廊”建设。西藏提出的“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与上述三个经济走廊建设相呼应,形成对接。这三个走廊一旦形成,环喜马拉雅地区将被纳入到海洋经济循环,内陆经济与海洋经济之间将形成良性互动。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上的各国将更多接受海洋经济的辐射。印度东部各邦将拥有一个更高效便捷的出海口,缅甸、孟加拉、巴基斯坦将在与中国的合作中受益。中国的西藏、云南、新疆等将从内陆省份转变为开放的前沿阵地。

  随着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的推进,合作带上的各国基础设施将进一步完善,互联互通性将进一步增强,市场贯通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在此基础上,通过发挥各国各地的比较优势,可实现互惠互利:经济上,有望催生出一个次区域合作带;政治上,能够对亚洲地缘政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西藏要找准自己的定位

  西藏本身的经济社会发展有着双面性。相对于国内其他地区,其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2015年GDP总量为1026.39亿元,尽管增速排在全国前列,但经济总量仍排在末位。然而,相对于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上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讲,其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无论是工农业生产技术水平,还是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均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前者决定了中国内地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西藏加快发展,特别是在决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中央将给予其更多的关怀,全国各地将给予其更多的援助;后者决定了西藏将给周边地区更多的示范引领,特别是在市场化条件下,西藏的更多企业将走出去,到环喜马拉雅地区投资发展。

  西藏地域辽阔、资源丰富。在地理位置上,西藏的东面和东南面跟云南、四川接壤,北面与新疆、青海相邻,南部及西部与缅甸、印度、不丹、尼泊尔等国毗邻,是连接南亚和国内其他地区的重要枢纽。从经济发展来看,自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西藏外向型经济发展迅速。西藏自治区商务厅提供数据显示,西藏边境贸易稳步增长:截至2015年,全区外贸进出口总额累计实现759.53亿元,边境小额贸易在外贸进出口总额中的占比达到62%。西藏的战略位置决定了其有望成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上的支撑点。

  西藏国土面积达122多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面积的八分之一。从地理特征讲,西藏地处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高寒缺氧,自然生态环境独特。从生态上看,西藏处于江河源头和高原地区,生态极为脆弱。这决定了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需更加重视生态合作。要倡导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上的各国树立生态保护及合作的意识,在此基础上,开发丰富的矿产资源、水资源、旅游资源、生物资源等,形成富有特色的高原产业群。

  合作的基础正在夯实

  西藏边境地区总面积34.35万平方公里,人口40余万。它同邻国及地区接壤的陆地边境线长3842公里。这是思考和构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的基础。

  从现实出发,构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的基础,在于口岸的开放和建设。在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构想中,依托西藏地区与尼泊尔边境口岸,建设中尼跨境经济合作区是一个重要环节。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西藏按照“重点建设吉隆口岸,稳步提升樟木口岸,积极恢复亚东口岸,加快发展普兰和日屋口岸”的口岸发展战略,共落实口岸项目建设资金4亿多元,完成投资计划的200%。目前,西藏全区已开放的边境口岸有樟木、普兰、吉隆、日屋。其中,樟木、吉隆、日屋口岸为面向尼泊尔的口岸,普兰口岸兼容中印、中尼边境贸易,亚东口岸在历史上兼容中印、中印边界锡金段、中不边境贸易。西藏电子口岸过渡期平台建成并投入使用,一批辐射南亚、带动商贸旅游和兴边富民的基础设施正不断完善。

  交通基础设施的日渐完善,则为合作经济带的“互联互通”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美国火车旅行家保罗·泰鲁在《游历中国》一书写道:有昆仑山脉在,铁路就永远到不了拉萨。但如今,西藏地区已经形成了“Y”字型的铁路骨干网络。在铁路之外,公路、机场等都快速发展。综合交通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大幅提升了其立体化交通体系互联互通水平和综合保障能力,为其开放发展打下了良好的交通基础。

  更可喜的是,与基础设施建设、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同步,西藏积极谋划推进对内对外开放举措环环相扣、持续铺开:藏青工业园区建设;西藏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通关一体化改革;西藏首府拉萨和第二大城市日喀则,分别被列为国家级和区域级流通节点城市;中印边境乃堆拉山口迎来首批印度官方香客;进藏朝圣新线路正式开通……

  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建设,不只是设想,它已经在稳中有序地推进中。

  (作者系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教授)

 

来源:中国民族报

 

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四川 成都市武侯区科华北路133号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