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见问题 | 网站索引 | 建议邮箱 | 咨询 | 站内搜索
    观点信息
西藏加快沿边开放,扩大南亚朋友圈
发布日期:2016/4/21  点击次数:1111

 

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以樟木、吉隆、普兰、亚东等口岸为窗口,以拉萨、日喀则等城市为腹地支撑,面向尼泊尔、印度、不丹,发展边境贸易、国际旅游、藏药产业以及特色农牧业、文化产业等。 资料图片

  4月12日,由西藏航空有限公司和尼泊尔雪人环球投资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的喜马拉雅航空公司的航班,自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至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首航成功。西藏在与“环喜马拉雅”朋友圈的互联互通建设上,再迈出坚实的一步。

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壤,凭借独特的区位优势和地缘优势,西藏正成为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的通商要道。特别是青藏铁路及其延伸线拉(萨)日(喀则)铁路建成通车后,西藏对外开放区位优势进一步显现。

在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重大战略布局中,西藏被定位为建设面向南亚的大通道。群山环抱中的西藏,该怎么抓住机遇?    

在2015年西藏自治区十届人大三次会议上,西藏首次正式提出了要推进建设“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通过加快建设南亚大通道,对接“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构建对内对外开放型经济新格局。

在西藏的设想中,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构想是以西藏作为中国对南亚国家开放的桥头堡,以樟木、吉隆、普兰、亚东等口岸为窗口,以拉萨、日喀则等城市和内地援藏省市为腹地支撑,推进中国与尼泊尔、印度、不丹、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在经贸、物流、投融资等方面的合作与发展。

“把西藏建设成面向南亚开放重要通道,是西藏开发开放、加快发展的希望和机遇所在,有利于全面扩大西藏对内对外开放,有利于拓展高原特色优势产业发展空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洛桑江村在多种场合,如此表示建设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的重要意义。

而在市场投资者看来,合作带的建设还关乎着更大的布局。

“近五年来,中国对外投资平均增速保持在15.6%的水平上。然而,中国与孟印等南亚国家的投资合作几乎停滞不前。近些年中国对孟印缅三地区的投资比重不超过中国对外投资的2%,这与贸易合作有很大反差。”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曾撰文写道,打通通往南亚的大通道,对国内可以淘汰落后产能,促进产业经济转型;对外则可增加新的市场需求,扩展海外影响力,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环喜马拉雅经济带的建设,不只是设想,合作的基础已经初步具备。

就陆路交通而言,随着青藏铁路延伸线拉日铁路的通车,西藏已经形成了以青藏铁路、拉(萨)林(芝)铁路、拉日铁路为骨架的“Y”字型铁路骨干网络。川藏铁路也被列为国家“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雪域高原又多了一条与祖国西南互联互通的大动脉。洛桑江村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透露,西藏要争取将拉日铁路早日延伸到边贸口岸。

就空中走廊的建设来说,除了已经成功首航的喜马拉雅航空公司外,拉萨贡嘎、林芝米林、昌都邦达等机场改扩建工程进展顺利,截至2015年底,西藏开通的国内外航线增至63条,通航城市达40个…… 

在致力于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西藏也在努力将“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简称“藏博会”)建设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全国辐射力、区域带动力的对外交往、交流的高端品牌。在去年举行的第二届藏博会上,来自24个省(区市)和14个亚美欧国家的千余名国内外嘉宾齐聚拉萨,短短3天会期里签订经贸和投资协议132个、合同资金756.5亿元。

西藏自治区社科院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王代远说,打造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将为西藏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下一步西藏应当抓住此契机,尽快实现交通、贸易、金融、能源和现代物流业等领域的升级,促进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

不过,专家也提醒,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面临很多复杂的历史和现实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教授杨明洪表示,推进这一经济合作带需要施展中国的“巧实力”。在他看来,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上的各国国情差异比较大,因此,共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的功能应定位在经济合作上。中国作为倡导国家,应当在务实合作上下功夫。各国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找出共同点与合作点,共同制定环喜马拉雅合作规划,促进各国的发展战略与“共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对接起来。

杨明洪认为,目前,南亚、东南亚有不少关注喜马拉雅地区合作的双、多边机制和平台,如博鳌亚洲论坛、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亚欧博览会、中国-阿拉伯博览会等。要发挥好现有多边合作机制的作用,让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到共建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建设。环喜马拉雅地区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对世界各国非常具有吸引力,因此,可以从旅游合作起步,建立合作机制,以带动相关经济合作启动。

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四川 成都市武侯区科华北路133号四川大学社会发展与西部开发研究院